專訪

Blizzard 的一天生活

在 Blizzard 上班到底是怎樣的呢?如果你曾經問過自己這問題,那麼,你走運了:我們將釋出一系列的短篇文章,內容將讓你一窺一些 Blizzard 員工的上班生活。

Blizzard 的一天生活 — Michael Nicholson

《暗黑破壞神III》團隊資深美術師
上午7:30分

一大早,我在家喝著咖啡。小朋友們正準備著去上課,我正查看我的工作 email,看看我昨天下班前發出去的故事介面圖樣有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上午7:55分

把孩子們送上學。腦海深處仔細思考著那些圖樣的建議以外,同時,因為裝滿了太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而重的要死的書包,替我大兒子感到可憐。他穿著我們團隊聚會時的暗黑破壞神主題衣服。那可是他的最愛,他穿著看起來很有趣。

看著我的孩子們慢慢和我一樣為我的工作感到驕傲其實是件很好玩的事情,也讓我很感動。「我爸在 Blizzard 上班喔!」除了能夠玩魔獸世界之外,他們也喜歡任何我從公司帶回來的東西。

上午8:17分

把孩子們送上學之後就上班去。差不多要30分鐘的通勤時間。

我利用這段時間從〝老爸模式〞轉換成〝員工模式〞,腦子裡整理著今天需要做的事情。電子郵件裡面的建議經過整理並以重要性來依次排序。

上午8:49分

到了公司,在開始工作之前,先開始例行的早晨問候。聊聊最近辦公室裡面流行什麼遊戲。看看我最愛的遊戲網站一些遊戲預告片和新資訊。我也喜歡在早上修改我的圖片,我會查看我的 CG 圖庫,隨機從縮圖選一張出來獲得靈感(老實說,有時候我看到有些超強的作品,總是讓我會有點害怕。)

打開 Photoshop 開始今天的冒險之旅。

上午9:10分

我的辦公室室友 Andrew Vestal 仍持續著他的偉大餅乾實驗計畫,總是會帶來昨晚廚房冒險後的全新傑作。餅乾 = 超棒。我早上的音樂之選絕對不是他喜歡的而他總會非常明確的讓我知道這點。我們有很多共同喜愛的音樂,除了這個以外。所以我只好把聲音關小然後繼續工作。

好吧,我承認羅伯殭屍(Rob Zombie)確實是非一般的音樂品味。

上午10:09分

被我的早安音樂弄到不開心的 Andrew,他決定利用麥莉希拉(Miley Cyrus)混搭聲名狼藉先生(Biggie Smalls)來進行復仇。他兇猛的攻擊讓我徹底被打敗。

上午10:17分

與我一起設計很多介面的技術美術師 Chris Haga 跑來和我討論一個畫面底部的技能冷卻計時條的建議。他在來我辦公室討論之前就寄了很多做好的原圖給我。

我的日程通常不會有很多會議。當某個人有些創意的時候,會選擇隨性的聊到,又或在對某個介面有強烈感覺的時候探訪我的辦公室。

上午10:30分

每週特攻小組會議取消了。太棒了!我現在超有創作靈感的,這樣我可以繼續做事。

由遊戲某些特定功能相關的設計人員所組成的小組,我們稱為特攻小組。這個小組呢,則是好幾個設計遊戲交易系統的人員所組成(購買或販售)。我會在這個小組中是因為最終的遊戲體驗則與交易介面設計上息息相關。

上午10:42分

資深魔獸世界使用者介面美術師 Ian Wall 密我,說我是個懶惰鬼,因為我沒有任何介面作品出現在團隊的電子報中。Ian 不時的喜歡惹我,因為那帶給他很大的樂趣。

Ian 創辦了一份介面設計專屬的電子報,能夠知道公司其他也努力於介面設計的同事,並與他們分享和獲得一些建議真的很棒。這是個超棒的點子;只是別他說是我說的,不然我不知道要被糗到那一年去了。

上午11:00點

今天早上一直在玩故事介面設計(所有遊戲內故事資料,像是日記、日誌之類的等等),依照收到的建議要求修改並加上一些自己的創意。我已經準備好將新的原圖送出審核。

我對使用者介面美術這份工作就如同做自由接案一樣。設計師是我的客戶,而我的職責就是將他們的創意轉變為視覺上的媒介。當我接獲一個創作新介面物件工作時,我喜歡與設計師面對面,了解他們想要呈現的是什麼。什麼樣的構思?什麼樣的感覺?有時候這兩者間會有不一致的情況之出現,而我就必須有效的減少這兩者之間的差異。

上午11:07分

寄出原圖;我另外寄了一封 email 給 Jay 來要求一些時間來再看一次審視中比較傑出的原圖。他答應了並約了今天下午等他有點時間的時候一起討論一下。

Jay Wilson 是首席設計師,一個非常非常非常忙碌的人。Christian Lichtner,我們的美術總監,每天幾乎都是淹沒於會議之中。就因為如此,我常常會讓自己同時會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因為這樣一來,我就持續有事情做,而當到某個階段,需要他們來做出一些抉擇和批准的時候,我才會去煩 Jay 或 Christian 了。這些工作的階段性也不大相同,但是我盡力做出自己最佳的判斷。

中午12:00點

午餐時間!把從家裡的比薩熱了一下,看了幾個遊戲網站之類的。

下午1:00點

Jay 和 Steve Parker(製作人)來探訪我的辦公簡短的告訴我目前各個企劃的重要優先性。我們一同看了我手邊的案件並稍微挪動了優先順序。我有5個介面原圖正在被審視中,有些正在設計評估階段和一些技術性審查(主要是程式上)。我們聊了一下這些介面會如何影響其他遊戲功能並重新調整了項目。

由於我的工作多半由三種類別所影響(美術、設計和程式),所以我的作業排程通常並不是非常的緊湊。大部分時間,某樣東西通過了美術和設計但又因為程式上的原因而需要進行修改。一般來說都不是很嚴重的,但是少些例子可能代表著需要重頭到尾再做一次。

下午1:40分

Wyatt Cheng(設計師)來找我為他的一個項目一同腦力激盪一些介面上的構思。我們討論了不同的狀況並將他的創意寫在白板上。這些也將會是之後我開始設計介面的參考要點。

比起傳統的設計文件來說,我比較喜歡白板,因為這能顯示出設計師本身的情緒與感受。我能夠看出來他們是否對某個介面功能特別的熱情和喜愛。這些情緒通常在文字檔案中就都不見了。

下午2:10分

是時候把一些新美術放進遊戲中了!

我的交易介面已經被批准,所以是時候開始製作遊戲素材了。

一旦使用者介面被各項部門批准(設計、美術、程式編寫),我將會把這些原圖實際開始製作為遊戲中所需的素材。這有點像是把一大幅完整拼圖拆成一小塊一小塊一樣。我將所有的元素加入至遊戲引擎中,並讓程式人員知道在什麼地方、叫做什麼等等。然後我送出相對應的圖片來顯示所有的元素所在及其功能,當程式人員把所有元素拼湊出來之後,就跟我所設計的原圖幾乎是一模一樣了。

就因為如此,我的原圖品質都像遊戲內美術一樣(大多數),這樣當我需要把不同物件組合拆開的時候,我就不需要製作新的美術圖。早已搞定了。

我把範例圖(原圖)和組成圖一起寄出,這樣程式人員能夠知道最終版的介面掌什麼樣子。這其實很有幫助,有時排程做了調整或變動之後,被指派進行加入介面的程式人員可能對介面不再那麼的清楚或是清晰。

下午3:30分

晚午伸懶腰時間!找幾個同事一同從餐廳買杯咖啡。一定…需要…咖啡因…

離開我的工作桌,伸展我的雙腿,只要活動活動都能夠讓我的腦袋變得更清楚,恢復我的能量。坐在辦公桌並盯著閃亮的螢幕好幾個小時會讓我失去動力。

下午4:00點

繼續做仍在初步階段的商人介面。我收到 Christian 的郵件問我是否有時間做另外一個有關陳列設計的項目。太棒了!

我最喜歡做一些其他的項目,因為我對陳列和基本的遊戲限制有時會有點含糊。有時候是替 Jay 做一些 PowerPoint 的東西、為 Ray 製作仿冒海報或是替蟲群/暗黑系列製作節慶撲克牌套裝。在我加入遊戲產業之前,我是做廣告的,所以陳列設計對我來說永遠都是超好玩的。

下午5:20分

現在不是危機時刻,所以5:45分我下班了。我把一個製作的商人畫面完成,寄給 Wyatt 讓他給點建議。回家之後,我會查看我的郵件來看看他是不是有些立刻的想法。如果沒有,那我會早上再查看一次。

下午5:45分

我老婆來接我下班。從搖下的車窗我能聽到我最小的孩子叫著我的名字。在從〝員工模式〞轉回成〝老爸模式〞的時候,我腦海裡想著那個額外的陳列設計項目。

*Mike Nicholson 為資深遊戲人並曾參與許多遊戲產品包括《瘋人院》Sanitarium、《戰神》God of War、《死刑犯》Condemned 和 Vanguard。目前擔任《暗黑破壞神III》團隊資深美術師一職。

Blizzard 的一天生活 — John Shin

品管測試員II

本篇〝在 Blizzard 的一天 〞訪問文章是於《魔獸世界:浩劫與重生》研發製作期間所撰寫。

早上7點

起床的時候家裡是一片寂靜的。我一直以來都是個早起的人,喜歡在早晨做點事來讓一天時間感覺長一些。我會做點閱讀、看看電視或是穿著我的毛毯衣玩玩線上遊戲或瀏覽網站。

早上7:40分

該是上 Blizzard 健身房的時候了。我需要安多芬和一點男人時間來奮戰艱苦的一天。早上8點,健身房裡還是那些平日的常客。每天早上都是一模一樣的對話,但我們還是覺得很有趣:「嘿,兄弟,你今天要鍛鍊哪些部位?」「胸肌和二頭肌。我不知道還有其他肌肉部位。」

早上9點

洗完澡之後上樓,打卡開始一天的工作。我先開始查看前一晚開始進來的電子郵件,記住任何浩劫與重生程式相關的問題。目前我們擁有早晚兩班人員來進行魔獸世界測試工作。由於魔獸是個已經上線的遊戲,所以在日常工作日的時候,需要幾乎是24小時的品管測試支援。我很快的看了一下晚班同事所提報的新BUG。我確認這些Bug 的問題類型並轉發給特別專員,通常他們會看過並分派給研發人員進行處理。(之後會有更多有關他們的工作內容!敬請期待。)最終我會針對這些已修正的BUG ,給予品質通過許可。努力的查看 BUG、BUG和更多的BUG。

早上9:15分

我們正處於浩劫與重生超殘酷測試階段。我快要完成了前一晚生成的最新浩劫與重生遊戲程式版本的快速煙霧測試。煙霧測試還蠻簡單的:是否能夠創建一個角色並登入遊戲世界?拍賣場是否正常?怪物物品掉落是否正常?是否可正常完成任務?這些都是我們在煙霧測試中會進行的內容。在煙霧測試之後,我會去每個遊戲內容品管專員那裡晃晃,查看他們一天的工作排程為何?其實我可以透過即時訊息來問他們,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逛一圈,順便與他們分享我這帥氣的臉。分享即是關懷!

早上9:44分

我完成了第一輪的樓層交際兼巡查。雖然說一名品管測試員常常忙碌於遊戲項目測試中,但我非常熱衷於人際交流,我一定需要一些交際時間。身為一個副組長,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能和所有測試員能有好的關係。我喜歡盡可能的和越多測試員聊天越好,了解我能夠幫他們改善些什麼,也希望他們能夠開心的上班。快樂的員工不僅僅是個比較好的員工,這些同事們跟我也一樣也是個忠實的遊戲人:這讓我們在 Blizzard 上班的時候能夠擁有更多愉快的對話。
通通都是作為一個好組長的必要職責!煙霧測試的結果很好,我們現在需要能夠推上內部伺服器的程式版。我讓最近升職的一個副組長寄出電子郵件,這都是訓練課程的一部分。在距離和魔獸世界製作人們的產品進度會議還有15分鐘,所以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郵件都看完然後並再批准幾個 Bug 回報。

早上9:55分

該是前往主要園區大樓參加每兩週一次,與魔獸世界製作人們的產品進度會議了。我叫上了幾個我的測試專員便開始動身。我的各個品管專員都擁有各自被分配到的特定遊戲內容區塊 – 環境、物品、物品掉落、戰鬥/PvP、副本、任務和 PC/介面等等 – 來確保每個部分的遊戲內容都被實實在在的測試過並保有 Blizzard 出品的品質。

每個專員的主要職責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大部分:知道研發人員計畫要改動些什麼、知道現有的內容是什麼(並運作正常!)和確保所有一切都需要進行測試或標示改錯完成狀態。在我被升職為副組長之前,我是個魔獸世界環境測試專員,理所當然的,所有包含在環境下的都是我的職責。我必須確保所有相關內容都徹底的被測過並能夠滿足全球的玩家。

早上10點

John 和 Ray,兩位魔獸世界製作人在我們到達之前,已經在會議室裡了。我們在等其他人到齊之前,互相聊了些笑話和吃了些萬聖節剩下來的糖果。一旦大家都到齊了,我便開始跟所有人匯報一下4.0.3更新程式的最新狀況。

聆聽魔獸世界團隊的專員項目匯報。在那之後,當每個專員進行項目匯報的時候,我則扮演像是監督者大於參加者的角色。我目前的物品測試專員 Andrew,他發現了一個狼人的耳朵在裝備某種護甲的情況下,無法正常顯示的 Bug。負責監督美術的資深製作人- Rob,他詢問了一些問題,而我交代 Andrew 要優先測試這個部分。除此之外,整個會議都還蠻順利的,除了當遊戲內容設計師組長Alex Afrasiabi 突然扔出了一個大家都沒想過的問題的時候 – 確保開啟寶箱時獲得經驗值的設計是正常的。好險,我很快的跳出來詢問關於這部份的測試重要優先性,而 Alex 告訴我下週開始進行測試是沒問題的。我鬆了一口氣,又避免了一次排程延誤。

早上11:03分

會議結束後我回到自己的座位,驚喜,太神奇了 – 更多的郵件!

早上11:30分

是該稍微休息一下了,我拉了我們的一位測試專員Whitney 一起去休息室。超級快打旋風載入而雙方實力不是那麼的公平。我已經加入南加州競賽社團玩快打好一陣子了,所以可憐的 Whitney 在這所謂的對戰來說沒有什麼勝出的機會,但是我還是喜歡提出輸家的懲罰…(這是身為副組長的職責一部分!)我非常確定教育頻道會為那天所發生的事情特製一檔節目:”驚慌失措並隨便亂按按鍵:如何訓練某人去做你想要他們做的事情” …當然由摩根費里曼講述。比賽最終結果以9比0收場。我還算滿意。

中午12:30分

午餐時候,我通常會去健身房跑跑步、踩踩腳踏車和橢圓機訓練,但是今天,我要和所有其他 Blizzard 員工一樣:玩《星海爭霸II》。我的血管裡已經充斥著刺蛇的血液,我的白金排名蟲族已經所向披靡!但是這只能留著對自己說而已。

下午1:30分

休息時間結束,繼續更多的電子郵件和批准更多的Bug。項目組長 - Edgar Flores 讓我準備一些要面試新任務專員的問題。我們目前的任務專員參與擔任魔獸世界設計人員的暫時專案,這對他來說是個非常棒的機會,但同時也代表著我需要一個新的任務測試專員。我開始準備相關的面試問題。

下午2點

我的每週測試專員會議到了,我組下有三名專員,分別是 James (刷新)、Joseph (環境)、Andrew (物品)。會議開始,我看了一下上個禮拜他們為自己和團隊設定的測試目標和排程。我們一起討論進行順利和較差的地方,還有一些他們碰到而導致無法繼續測試的問題。然後我們開始計畫下一個星期的目標與排程。我們通常在會議結束前有幾分鐘的空檔時間,所以我都會拿來與我的組員們交流一下。

下午3:00分

是真人俄羅斯方塊的時候了!最近有好多從《星海爭霸II》團隊過來的新測試員,我們安排他們進行中國大陸版的巫妖王之怒程式。但是那個測試已經完成了,所以測試員們都在不同的專員手中收到了新的工作項目,這代表著他們必須挪動工作位置才能與自己小組的人坐的更近一點。我到每個專員那裡去討論一下測試員的最佳位置。

下午4:45分

新程式已經就緒可開始進行測試,但是我們發現沒有辦法登入遊戲伺服器。我們打電話給救援 – IT 部門來救我們!

下午5:10分

繼續回到 Bug,你可能以為可能快到下班時間了,但是魔獸品管測試團隊因為正在浩劫與重生的測試,所以開始加班時間。這一切都還沒有真正結束,孩子。10分鐘過後,我覺得有點恍神,所以決定休息一下。我需要伸展一下我的雙腿,尤其是我還有5個小時才到下班時間。我和我的室友(也是 Blizzard 員工)花了20分鐘在 Blizzard 園區內散散步並清理我的思緒。當我回到座位上之後,我發現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沒有任何突發的狀況或是問題,因此我繼續回到核准 Bug 回報。

傍晚6:30分

第二次午餐時間。這次只有半個小時時間,所以不太足夠時間出去吃,我從員工餐廳買了三明治就與我的矮人戰士回到了戰場。啊~親愛的阿拉希高地,我會永遠愛著你!

…輸了。我一直告訴自己便當是值得的。

晚上7:05分

通常加班的時候,感覺都比較鬆懈點。我還是會到處巡視一下然後看看測試員和專員來了解一下情況。我喜歡不時從我的巢穴裡出來與樓面上的人們來點面對面的交流。

晚上8:30分

繼續核准 bug。我會在這好長一段時間…

晚上9:55分

這些 Bug 太正了。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在核准 Bug 上,我應該早就知道我愛上了bug並直接求婚好了。

晚上10點

打卡下班回家並決定來玩點遊戲。我通常在獲得《心靈殺手》中最後一個成就的時候感到非常的挫折。為什麼我一定要在完全不死的情況下玩遍整個 DLC?為什麼?為什麼?!!

晚上11:13分

叮!《心靈殺手》成就完成度 1250/1250。太噁心了!在我睡覺之前,我要和室友小喝一下來慶祝。

而這就是我 John Shin 在 Blizzard 經典史詩的工作一日。感謝你們的閱讀!我希望你們對整個品管測試團隊中最帥的帥哥有了更深的了解,並了解我們每天的測試工作如何幫助 Blizzard 遊戲做到最好最棒。

備註:在此篇文章撰寫完之後,John被升職進入魔獸世界團隊並持續他為 Blizzard 遊戲史詩品質的冒險中做出偉大的貢獻。

Blizzard 的一天生活 — Micah Whipple

即將登場
早上8:00分

我按了鬧鐘的小睡按鈕。

早上8:10分

我按了鬧鐘的小睡按鈕。

早上8:20分

平常我會再按幾次鬧鐘的小睡按鈕,不過這次我爬起身,離開溫暖的被單來面對這個寒冷的世界。我早上很沒精神,有些早上我甚至不沖澡,好比這個早上。

我大多數的日子會在早上九點左右到公司。我是一個社群經理,這不是我的職稱(我的職稱是編輯),不過這是我做的工作。這段時間我的秘密代號叫做「Bashiok」,我以前曾經叫做「Drysc」,不管我的代號是什麼,我的目標永遠都是確保我們的工作到達「暴雪標準」。(想像這四個字上面發出一陣閃光,伴隨著一聲「叮」)

大多數的人不太了解社群經理是做什麼的。有些人以為我們就是整天待在討論區裡面。錯了!這種錯誤認知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還是個相當新的職業。大多數的公司都沒有這個職位,很多工作外界都無法看到,不同公司規範的職責也不一樣。有些時候,一個社群經理要包辦一間公司的公關與行銷。就我們公司的規模來說(我們北美的社群經理超過了三十五人),我們各自有專門的任務。

每次我被問到社群管理的內容總結,我就會提到在辦公室發生的那件事情,那個正要被辭退的人弱弱地試著解釋他是顧客與程式設計師之間的橋樑,最後大聲嚷著他懂得如何溝通。這是十分貼切的比較,因為我們大部分的工作就是那樣,只不過我們在現實中比那個人說的還要更加有用(希望如此啦)。

由於玩家沒辦法參加內部會議或是決策過程,我們的任務便是確保他們的聲音能夠被聽見-所以我們很多抱怨也是很自然地(開玩笑的!)。我們同時也擔當與外界溝通的緩衝,盡力消除任何發佈消息時可能出現的問題。我們自己也是玩家,所以我們能夠更好地把公司的決定與資訊告知玩家社群。以上就是社群管理的大概,不過我們部門做的比這多更多,包括有電競比賽,社群媒體,以及「Join the Dominion!」與「Your Fortune Awaits」等等的促銷活動,還有每天創作社群內容。我是內容創作團隊的經理。

早上9:00分

對我來說早上的首要任務就是上網,收信跟確認我要做的事。由於我們是國際公司,不論早晚都會有email寄來。我一天大概要看四百封信,雖然其中大部分都不需要我加入決策,不過我喜歡了解所有正在進行的事項,所以每天都得讀完大量的信。

我收到一封Greg(Ghostcrawler鬼蟹)對我前晚寄信給他的回應,關於我在練一隻獵人時發現的天賦問題。他向我確保潘達利亞之謎與新修訂的天賦會解決所有問題。他保證。能夠寄信給首席設計師詢問遊戲相關問題對我很有助益,我隨時隨地都在做這件事。我的主要職責之一就是對遊戲有盡可能的了解,這樣我才能更好地與我們的玩家溝通。

由於我們在西岸(西岸最棒了!)我們會晚幾個小時得知產業新聞或是會影響我們的資訊。一件國際新聞,幾個社群消息,或是什麼星聞都有可能霸佔整個網路,我們的討論區,或是我們的生活好幾天,甚至好幾個禮拜。所以跟緊當前的新聞與玩家社群的潮流是很重要的。

早上9:30分

上網\發twitter\上討論區等現在告一段落,我要開始我的任務了。我們使用一種內部開發的工具來創造追蹤個人任務,比如說準備一些第13季鎧甲的圖來展示,編輯審批我們推出的新遊戲服務的問與答,或撰寫一篇新遊戲系統的介紹。理想狀況下我能夠準時完成這些任務,不過現在已經快10點了。

早上10:00分

身為部門裡面的資深員工之一,我每天必須參加許多的會議。從10點開始直到下班,我都會在會議室裡討論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或是星海爭霸的事情。我們已經完成大部分的2012高階戰略會議,目前的會議主要專注在各人專案的進度,績效,部門與計畫的成功與進展等,還有分享在實現未來目標上的進展。

現在這場會議便是關於我們在社群媒體與網誌上的績效,討論什麼受歡迎,什麼人們不喜歡,大家對我們的遊戲有什麼意見,以及我們以後要如何專注在人們喜歡的東西,少放心力在不受歡迎的項目上等。算不上什麼高深莫測的東西。

我們在這場會議中討論了暴雪嘉年華之後討論區的情況,討論活動從嘉年華期間的高潮轉趨現在的平靜等。這些資訊可以讓我們在之後的會議中討論未來幾個月我們要創作的內容。

下午12:30分

在幾個會議結束之後該是午餐的時間了,不過我常常忘記吃或是忘記叫午餐。我在會議途中快速掃過75封左右的郵件,對需要回應的信件提供我睿智的建議。

同時不時地看看討論區,盡我所能回答幾個問題。我非常喜歡與討論區上的人互動,可惜我很少有時間這樣做。我最近發現在Twitter上也能有同樣的樂趣(你們可以在 @Bashiok 找到我,請原諒我這個小小的廣告),而且可以用手機跟平板來回覆,這比較符合我的工作時間。

下午1:30分

我用詭計讓某人幫我買了午餐。我們大部分的團隊成員都在各自的桌上吃午餐。我覺得我應該減少這種不好的習慣,不過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我確定一定有什麼關於外出吃午餐能夠提高工作效率的研究報告,不過儘管如此我還是坐在這裡,一邊工作一邊解決午餐。這樣也比較隱密,因為我覺得我吃東西時一直有食物黏在我的鬍鬚上。

下午1:45分

Greg用即時通訊問我關於即將推出的潘達利亞之謎天賦模擬器的問題,以及我們打算如何處理玩家反響。我們反覆討論玩家反響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取得玩家反響)會影響到他們在遊戲推出之前的大量修改。我們最後決定在討論區上推出各個職業的天賦反響討論文章,不過關鍵是討論要推出什麼職業的討論文章。

我們也開始收集整理明天的暗黑三設計會議要討論的問題。我們除了與開發者時常有電郵來往與交談之外,每週也會有專門會議來討論社群提交的問題與玩家的感受。獲得開發者的親自回答讓我們能夠更直接地與玩家交流,而不只是剪貼電郵上的答案。

下午3:00分

最新一期Dev Watercooler完成編輯審核,準備推出了。我之前說過我們最近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準備網站上的內容。不過這次不是,Greg的文章寫得非常好,不需要什麼修正。而且我們需要的圖片都已經齊全了,現在只剩下與我們在全球的社群經理討論全球統一的張貼時間,然後準備好推出這篇文章。

全球統一是我們在發佈資訊時的重點。這包含了翻譯以及盡可能地在不同區域和語言同步張貼文章。要同步對12種語言進行支援可不是件小事。

我們使用一種內部開發的內容管理系統(CMS)來撰寫草稿,這讓我們發表文章在網站,遊戲launcher,甚至是星海爭霸2遊戲內的新聞都十分簡單。這對我們助益良多,因為身為社群經理與寫作者的我們大多數都只有基本的HTML知識。我們的網路團隊負責建構整個網站,更新個別區域,製作像天賦模擬器與道具資料庫等絕讚功能,還有維護CMS系統等。對我們來說這一切就是幾個又大又閃亮的按鈕,我們也只應付得來這麼多。

下午5:00分

又過了一個無聊的會議。現在是我們內容創作團隊的會議時間了,今天我們要腦力激盪一些關於暗黑三與Blizzard DOTA的文案想法。這個會議通常會討論每個人上個禮拜的任務以及在討論區發表的文章,或是我們發表的文章等。我們真的需要為這兩個遊戲推出更多文章,因為玩家們對我們在暴雪嘉年華發佈的消息非常興奮。在想出一些主意之後,我們用手機拍攝白板上的筆記,有個人會負責把它打成文檔,然後我們想好的這些主意便會由專案管理團隊作為任務派發出去。多虧了他們我們這些瘋狂創意人士才能維持正常作業。言歸正傳,要是沒了他們我們可會不知如何是好。

下午6:00分

在會議結束之後,我去園區圖書館借了一些遊戲。我們有一座超讚的員工圖書館,由我們自己的圖書管理員(!)所管理。裡面充滿著遊戲開發書籍,工作效率書籍,以及教學影片,不過更重要的是,裡面藏有各式各樣的電影與遊戲。我借出了Dark Souls,這塊遊戲接下來會跟Skyrim 一起爭奪我的遊戲時間。

下午6:30分

回到我的工作!是時候到討論區發表一兩篇文章了。我被分配了一些簡單的文章,包括一篇提醒社群參加我們的Facebook暗黑三beta抽獎,以及一篇對去年的「PvP Season 9 is Ending」公告關於4.3的更新。我把寫好的草稿交出以備審核,然後更新了我的任務列表。

下午7:30分

我們喜歡在我們的工作區域播放音樂,最近特別喜歡放1930年代的音樂,還有一種叫做「Exotica」的音樂(你們應該去找來聽聽)。今天我決定在Pandora網站播放Anita Baker的歌。在享受了「Sweet Love」柔和溫熱的音樂之後,我看了看時鐘並埋怨了一下。沒關係,我可以來看看我的Diableards收信夾。閱讀像這樣來自社群的信件是我最大的樂趣之一,而且似乎怎麼看都看不完。我一封封的看這些郵件與夾帶的照片,並把我認可的照片(改圖跟山羊鬍都不算!)拷到一個目錄裡。我之後會把它們到Facebook上,其中一些我個人精選的照片會在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內個別發表出來。如此一來可以幫助這些我覺得特別好笑精采的照片得到關注。

下午8:00分

我埋怨了一下怎麼這麼晚了,不過依然在我離開之前在twitter與討論區花了一點時間發表文章。我接下來的夜晚無可避免地徘徊在收信與逛討論區,黏在一個我已經堅持了8年的工作上。我這麼做不是因為我必須這麼做,而是因為我在乎這個公司的走向,我們創作遊戲的方式與參與遊戲的製作過程。我在乎我們玩家的想法,我想這對在暴雪工作的每個人都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我很樂意能有這個機會提供這個簡短(而文筆不佳)的一天工作介紹。希望你喜歡這篇文章。

Blizzard 的一天生活 — Geoff Fraizer

網頁內容經理
早上8:00分

我的三歲女兒Megan醒來吵著要人幫她離開她的嬰兒床。我幫她泡了瓶奶,她接著去玩她的玩具。倒頭睡回籠覺!如果我沒有家人要養的話我會睡到下午兩點。那才是玩家的生活!

早上9:00分

醒來準備上班。我的妻子,Melissa,帶我們的兒子Ethan上學之後回到家。她在我上班的期間會負責照顧小孩。我對每個人說再見。Megan總是要我抱抱。離開家真是一件甜蜜的悲傷。

早上9:15分

是時候騎自行車上班了。我住在暴雪園區附近,所以騎的距離很短。我在路上通常會與其他步行或是也騎自行車上班的暴雪員工擦肩而過。暴雪有一個很讚的環保交通專案。如果你找同事一起開車或是騎自行車上班,你就可以獲得用在員工餐廳的環保交通獎金。誰不喜歡免費的午餐呢?

早上9:30分

我抵達公司並跟我的工作伙伴們打招呼。我的部門有一群很棒的人。我們一起討論昨晚玩遊戲碰到的趣事。

早上9:31分

是收信的時候了。暴雪是一間國際公司,所以我們總會收到其他國家以及晚班的人晚上寄來的信。早上的第一件事通常就是閱讀並回應這些信件。

早上10:00分

現在是每日會議時間。我們討論團隊裡的人現在在做什麼事情,之後會做什麼事情,以及提醒每個人可能會碰到的問題。我通常是負責網站媒體的更新,我述說我在做的事情以及任何其他專案。

早上10:30分

是時候準備我們固定的媒體更新之一了。我們目前的行程表如下:

- 星期一 - 魔獸世界交換卡片遊戲美術圖畫
- 星期二 - 星海爭霸II/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III壁紙
- 星期三 - 魔獸世界玩家畫作
- 星期四 - 暴雪畫作

我啟動我的網頁測試伺服器,開始投入一些圖片與代碼。等到東西看起來差不多的時候,我就開始把它們上傳到我們的圖像伺服器。在進行過最後一次的完整性檢查後我就會把更新發佈到線上。之後就是線上環境最後進行一次檢查,確保上傳的過程沒有丟失任何東西。看來全部都很好,接著我就讓社群團隊知道他們可以發佈消息了。Zarhym跟我說更新已經上線了。耶!

完成那個之後,我開始準備下個禮拜的更新。我從我的媒體資料庫(截圖,畫作,壁紙)中選出我下個禮拜想要用的。在我收集好所有東西之後,我把他們打包在一起用郵件寄給每個人讓他們提前知道我下禮拜打算要做的更新內容。

早上11:25分

我查看我們發佈的新聞的評論。我們的讀者喜歡嗎?他們有沒有發表有趣的意見?(有的話,我會傳給我的同事。)我接下來兩天都會持續查看,盡可能地收集這些意見,因為玩家回響對我們很有助益。我同時也會查看魔獸世界每日截圖的評論。沒錯,這些截圖可不是隨機生成的,是我們精心挑選的。

早上11:30分

是時候準備南瓜雕刻大賽的競賽特區頁面了。兩天前我集合了社群團隊與網路團隊的人舉辦會議審核贏家。我們審核了超過一百件作品並選擇了十位贏家。這是個艱難的決定,很多獲得榮譽獎的作品跟得到大獎的作品不相上下,很多玩家在評論中也指了出來。我整理了所有的得獎作品相片並幫他們做網頁的排版。由於我用的是去年比賽的樣板加上今年的比賽結果,這件工作變得特別簡單...只要複製貼上就好了!我寄了郵件給一些贏家詢問他們在表格中沒有填完整的資訊。

中午12:00分

我在更新暴雪嘉年華媒體區塊。每一年我都會整理所有照片(你們都看過網站上發布的照片)個別分類,然後讓我們的公關部門審核。公關部門發了封信說想用其中一些照片發布到媒體上,不過他們得要等等啦...因為是時候吃午餐了!

中午12:20分

我的朋友過來找我,我們一起吃了午餐。我們走到樓下的員工餐廳。如果你來的時間不對,就會碰到午餐大爆滿的情況,餐廳塞滿了從其他棟樓來用餐的員工,所以我們很快地拿了食物就往外走到庭園裡的戶外用餐區域。工作夥伴們一個接一個地加入我們的餐桌。我們勉強讓八個人在四人座的桌子用餐(高效率!)。我們聊的大多是遊戲,電視節目,電影跟其他臨時想到的東西。

中午12:50分

吃完午餐之後休息時間也結束了。我查看郵件,然後開始為公關部門整理暴雪嘉年華的照片。我看過了我所有郵件與目錄,把照片都分門別類地打包好。我接著把連結寄給公關部門。雖然他們並沒有要求照片事先分類好,我喜歡讓別人的生活好過一點。我想我喜歡看到我的工作能夠對人家有幫助。

下午1:10分

是時候回頭整理那些暴雪嘉年華照片了。我一直在收集整理分類它們,因為我這個禮拜內得要發布這些照片。

下午1:30分

開會的時候到了。我到我們的網路企劃區域跟與會的兩位網路企劃Mickey和Jenny碰面。網路團隊每週都會跟公關,社群,創意設計與行銷等團隊會面。大家都會分享他們未來專案的進展並就完成任務需要的資源要求協助。部門之間的溝通非常的重要,這個會議幫助每個人之間的消息互通。

下午2:00分

是時候回到座位了。我不在的時候有發生什麼嗎?是收信的時候啦。

下午2:05分

我記得現在剩下的魔獸世界「每日截圖」快要用完了。我打開我收集截圖的目錄:我花了好幾個月收集他們,並讓社群與公關團隊審核過確保它們可用。我接著開始把它們加到網站裡。加好之後,我在本地的網站伺服器上測試。看起來不錯,所以我就把它們發布到線上的網站了。接下來的幾個月每天都會有一張新的圖片在網站公布...直到它們再度用完為止。

下午3:00分

是時候分類一些魔獸世界的截圖了。我已經做這件事好幾年了。我的座位掛著一對劍與盾,明年就是我在暴雪的第15週年了。時間過得真快。我每天打開收藏魔獸世界截圖的目錄,一天最多可以整理一千張圖片。這需要花費不少功夫。我打賭我的職業生涯中至少看過五百張一個人坐在投石車上面的圖片。在完成整理最好看的截圖之後,我把它們保存起來著到累積的量可以展示給其他人看為止。這些截圖通常是我們每個月的更新重點之一。

下午3:30分

暴雪的核心理念之一便是「集思廣益」。我寫了一封信,信中對星海爭霸II網站做了一些建議。我們網路團隊必須負責公司的許多網站,包括星海爭霸II,暗黑破壞神III,魔獸世界,暴雪嘉年華,以及暴雪官網等,我們必須持續地策劃想出讓網站更好的改進。比如說,我們的四月愚人節玩笑就快要開始進行了。我們舉辦這個專案已經好幾年了,近年來要超越我們以前的作品變得越來越難...去年的地城小幫手將是一個很難擊敗的目標。不過,我們會努力為我們的玩家想出更多好笑東西的。

下午3:50分

社群團隊想要更新魔獸世界的launcher。這個launcher就是你在進行遊戲之前跳出來的視窗,裡面有新聞連結與長條圖案等等的。我更新了新聞連結並把它發布到網站上。然後我啟動遊戲確保我做的更新有成功,接著讓相關的人都知道他們的更新已經上去了。

下午5:30分

有人要求做一個新的暴雪嘉年華服裝扮演比賽圖輯。不知為何這件事一直沒做...直到要發布的今天!我開始整理相關圖片,幫它們做好發布網站的準備。我跟我們一位新的網站企劃Jeremy和腳本設計師(Woonchang)聯合製作新的圖輯。我們馬不停蹄的一起工作,直到圖輯發布為止。接著社群團隊發布了關於圖輯的文章,現在玩家們可以開始投票給他們最喜歡的暴雪嘉年華服裝了。

下午6:00分

是時候回家了。有時候我會留晚一點繼續工作。不過今晚我的家人在家等我,我必須幫忙準備晚餐。我對大家道別之後便騎著我的自行車回家。

Blizzard 的一天生活 — Micky Neilson

首席劇情設計師
早上6:50分

鬧鐘在這種時間響起真是令人討厭。我的妻子Tiff生病了,所以我必須起來照顧我女兒上學。

早上7:20分

她習慣了媽媽叫她起床,她通常都會賴床一下。不過換成是我叫她起床呢?嘿,這很新鮮!她一下就爬起來了。

早上7:45分

在我女兒Tati吃早餐的期間,我抽空寫了一點我的自傳。

早上8:25分

我以時速40英哩的速度在學校門口把我女兒放下(開玩笑的啦)。我在開車到公司的路上聽著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有聲書,我對Jim Dale能夠模仿各式各樣獨特的角色感到讚嘆。

早上9:01分

早晨的運動是讓一天充滿活力最好的方法!

早上9:40分

是收信的時候了。

早上10:00分

到前台去跟我們的新助手Breanna Bader打招呼。Bree來自Austin CS。她看起來很興奮並準備好要開始工作了!

早上10:20分

Bree確認她的電腦,電郵,電話都可用之後,我和她與Josh Horst坐下來,對她說明她在這裡需要做的事情。我們派給她第一個任務。

早上10:42分

檢查幾個專案的進度,包括一堆隨著蟲族之心上市要發布在網站上的幾則短篇小說,一篇蟲族的網誌,還有測試人員關於潘達利亞之謎背景故事的問題。

早上11:35分

為一本本的書簽名-這些是全球寫作比賽的贏家與榮譽獎的獎品。

早上11:48分

開始起稿回答測試人員關於潘達利亞的問題之一:什麼是熊貓人?就是熊貓人,喝很多酒,功夫一級棒。下一題。

中午12:00分

禮拜一下午的一點到二點是讓成員們一起玩暴雪遊戲的時間。選在一點是因為這樣有些人可以在午餐時間就開始,連續玩兩個小時!我這個禮拜玩的是:星海爭霸的單人戰役。

下午2:00分

與一個新作家開電話會議,他會為我們撰寫一本魔獸世界的新書!每個新作家我們都會帶他來參觀暴雪,跟Chris Metzen以及其他開發者見見面,提供一個適當的IP讓他下載背景故事相關的資料。

下午3:00分

與CDEV部門總監Jason Stilwell進行一對一談話。他時時握緊雙拳,偶爾會踹他的桌子並亮出一把Colt .45跟一瓶Jim Beam。

好吧,這不是真的,不過要是這樣就讚了。

下午4:00分

這主要是一個跟小隊主管們碰面分享近況與討論問題的機會,同時也是讓Jason能跟我分享一些資訊。而且我們談到公司要一起出遊去看Avengers。我筆記提醒自己要看預告片。

下午5:00分

談論社群團隊未來的專案將會能夠引起玩家對我們即將發售遊戲的注意並感到興奮。他用了一個月時間在社群團隊當助手工作,以更了解兩個團隊應該怎麼合作。

下午6:00分

復仇者聯盟預告片!我沒有在追看美式足球,所以這預告片在Superbowl上演的時候我沒看到。我已經對這部電影期待好久了,而且這部預告片真的讓我很興奮。

下午6:02分

審視工作內容,並看看Breanna的情況。她撐過了第一天!

下午6:40分

接送Tati,買東西吃。

晚上7:40分

一邊吃Pollo Loco一邊看Cajun Pawn Stars。如果你沒看過這個節目的話你必須得看。

晚上8:20分

在Tati看That 70’s Show的時候,我抽空看看DC頻道的New 52。

晚上8:35分

是玩Hedbanz的時候了,這是一個我跟我女兒玩的遊戲。你在頭帶上放置一張你看不到的牌,一張代表你應該是什麼的圖片。你問問題來試著找出你應該是什麼。

我愛我的女兒,不過她真的很不會玩這個遊戲。我問她說我是用什麼作的。她說「塑膠,鐵和帶刺鐵絲網」。帶刺鐵絲網?啥?

「我是戰犯營嗎?」

「不對。」

「超高度戒備監獄?高機密軍事基地?」

「不對,不對。」

幾分鐘之後我發現原來我是吉他。一把吉他。上面有帶刺鐵絲網。Tati說「唉呀如果我說「吉他線」的話你就會知道了呀。」

晚上9:32分

Tati看了一會書,接著我念書給她聽,然後我跟Tiff一起抱她去睡覺。

晚上9:55分

今晚的電視節目是:Being Human and Lost Girl。SyFy頻道的Power Monday的一部分!順帶一提,我覺得「Syfy」是個笨名字。不過他們有一些很酷的節目。

晚上11:55分

在睡覺之前再寫一點東西。接著,就是關燈時間了!+!我在包覆著帶刺鐵絲網的吉他的睡夢中慢慢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