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您深入了解 Blizzard 的世界
首頁 | 當期的 Podcast | 資料庫

集數 9

在 BlizzCast 的第9集,我們帶給你即將在4月21日出版的魔獸世界小說,「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新書預告。 創意發展部門資深副總裁 Chris Metzen 將和我們聊聊有關這本書,並將親自閱讀序章中的一小段給各位聽。

「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新書預告 | 「序章:夢境」
「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的新書預告 Chris Metzen (創意發展部門資深副總裁)
[ 最上方 ]
Bornakk: 哈囉,歡迎來到這個特別版的 BlizzCast。我是 Bornakk,今天我們將為你帶來即將上市的魔獸世界小說「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為了這則獨家內容,我們請到創意發展部門的資深副總裁 Chris Metzen 來談論這本書,並披露序章內容。
Chris Metzen: 哈囉,大家好!
[ 00:17 ]
Bornakk: Chris,關於這本書,你可以告訴我們些什麼?
Chris Metzen: 這本書已經在計畫階段好一陣子了。阿薩斯崛起和墮落的故事都一直縈繞在我們心頭。我們很高興 Christie Golden 加入了我們並開始架構這段故事。雖然這本書大多數的內容都和《魔獸爭霸III:寒冰霸權》的事件有關,但對我來說,這本書最吸引人的部份是阿薩斯的出身。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真正花很大篇幅提及他兒時的故事:他成長的過程,他怎麼成為聖騎士,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他和烏瑟或穆拉丁或珍娜‧普勞德摩爾之間的主要關係是如何?我們覺得 Christie 把這些部分發揮到淋漓盡致,讓我等不及要讓大家可以讀到這本書並真正看到內容有多麼精采。
[ 00:37 ]
Bornakk: 好的。這本書的書名是「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它的作者是 Christie Golden 而它在書店上架的日期是4月21日。現在就請你閱讀這本小說的序章。
Chris Metzen: 好。

[ 01:35 ]
序章:夢境 由 Chris Metzen 朗讀
[ 最上方 ]

狂風像受傷的孩童哭喊著。鍬牙群為了取暖而窩在一起,它們粗厚濃密的皮毛保護牠們抵擋最嚴酷的風暴。牠們以圓圈圍繞住在中間瑟縮顫抖的幼鹿。牠們長了巨型鹿角的頭部,垂向了覆蓋冰雪的地面,緊閉雙眼以抵禦呼嘯的飛雪。牠們自己呼出的氣息使得口鼻都覆蓋了霜雪,但牠們仍然站著不動並堅忍下去。

...狼群和熊在各自的洞穴中等待著暴風雪離去,前者享受著同伴們在身邊的安穩,後者則孤零零地逆來順受。不管再怎麼飢餓,沒有任何事物能在刺骨的寒風停止悲泣,刺眼的風雪筋疲力竭之前迫使牠們離開洞穴覓食。

從海上席捲而來的海風也襲擊了卡瑪廓,扯裂了巨型海獸骨架上披著的獸皮。當風暴結束後,無數歲月中以這裡為家的巨牙海民們都知道得修理或更換魚網和陷阱。他們的建築雖然堅固,但是在風暴降臨的時候仍會受損。他們都在深入地底的大型集會屋中聚集,點燃煙燻的油燈並繫緊折板來抵禦風暴。

長者阿推克面無表情地在沉默中等待著。他在過去之年中看過許多這樣的風暴。他已經活了很久,他長牙的長度和泛黃程度,以及棕色皮膚的皺紋證明了這個事實。但是這些風暴不只是風暴,也不是大自然的產物。他的目光掃過了年輕人們,他們的身體顫抖著,不是因為寒冷或其他的巨牙海民,而是因為恐懼。

「他在做夢,」其中一個人喃喃說道,眼睛發光,鬍鬚也豎了起來。

「安靜!」阿推克斥道,比他原先想說的語氣還要粗暴許多。那個孩子吃了一驚,安靜了下來,使得風雪痛苦的嗚咽聲又再次成為唯一剩下的聲響。

吟唱有如炊煙般升起,低沈而怒號的吵雜聲,沒有言語卻深藏含意。鼓聲、敲打聲、骨頭之間的撞擊聲匯集成為一股猛烈的暗流,回應著無言的呼喚。強風最具毀滅性的怒火已經被坦卡村中的柱子、獸皮及木屋所抵擋,而這些木屋彎曲的屋頂覆蓋著廣大的內部空間,有著無視這片土地嚴苛環境的堅固。

在低沈而古老的儀式聲響中,風的低鳴聲仍然清晰可聞。儀式的舞者,一個名叫卡米庫的薩滿,他的蹄子因為踏錯舞步而笨拙地踏上了地面。他立刻重新站穩腳步並繼續他的舞蹈。專注。重點就是要專注。只有如此,才能驅使元素並使它們聽命;只有如此,他的人民才能在嚴苛而無情的土地上生存。

跳舞流下的汗水沾濕了他的毛皮,使其顏色為之暗沉。他的棕色大眼睛因專心而緊閉著,他的雙蹄再次找回了強力的節奏。他揚起了頭,短角劃過了空氣,尾巴抽動著。其他人在他的身邊跳著舞。即使雪花和寒風從屋頂的煙囪口徐徐飄下,他們的體熱和火焰的熱度仍使得木屋內部溫暖而舒適。

他們都知道外面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無法像控制一般的風雪一般地控制這場風雪。不,這是他的傑作。但是他們可以用舞蹈、宴席和笑聲來刻意漠視這樣的猛烈攻擊。他們是坦卡族人,他們可以撐過去。外面的世界憂鬱、蒼白而狂暴,但在大廳裡的空氣溫暖而寧靜。與人齊高的壁爐塞滿了厚實的木柴,它們燃燒的爆裂聲是唯一的響聲。裝飾華麗的壁爐刻滿了異獸的圖樣,上方則安置了一個巨大的鍬牙角。雕刻的龍頭充當火炬台,托住了熊熊燃燒的火炬。粗重的樑柱支撐著可以容納數十人的宴會廳,火焰的溫暖橘紅色調驅走了躲藏在角落的陰影。地板的冰冷石塊因鋪著北極熊、鍬牙等生物的毛皮而溫暖柔軟。

一張厚重、精雕細琢的長桌佔據了房內大部分的空間。它可以輕易容納二十幾個人。但是現在只有三個人影坐在桌子旁邊:一個男人、一個獸人和一個男孩。當然了,這些都不是真實的。位於桌子主位的男人了解這一點。他的位置比另外兩人稍微高了一點,他的椅子是一張巨大的雕刻椅,但還不能算得上是王座。他正在做夢;他已經做了很久、很久的夢了。整個大廳,鍬牙戰利品、壁爐、桌子—還有獸人和男孩—全都只是他夢境的一部分。

他左手邊的獸人是個長者,但力量仍然強大。火炬橘紅色的微光在他堅毅的臉龐上搖曳,照出了陰森的圖樣 - 一個描繪的骷髏頭。他曾經是個薩滿,能夠指揮並揮舞強大的力量。即使是現在,即使僅僅只是男人想像中虛構的人物,他仍然有著威懾力。那個男孩則相反。他曾是個英俊的少年,有著海綠色的大眼睛,漂亮的五官,和金色的頭髮。那只是曾經。

那個男孩病了。

他非常瘦弱,瘦弱到他的骨頭看起來隨時會穿透皮膚。曾經明亮的眼睛則黯淡無光,凹陷的眼窩上面覆蓋著一層薄膜。他的身上遍佈著爆開的瘡皰,當中流淌著綠色的體液。他的胸部急速地起伏喘息,似乎連呼吸都非常困難。那個男人覺得他幾乎可以看到那顆早該因不堪負荷而喪失功能的心臟仍在執拗地跳動著。

「他還活著」獸人說道,指著男孩的方向。

「他撐不久的」男人說道。

就像是要印證他說的話一般,男孩開始咳嗽。鮮血與黏液飛濺在他面前的桌上,然後他用包裹著瘦削手臂的破舊華服擦了擦嘴巴。接著,他用斷斷續續的聲音開始說話,而這樣的動作顯然對他造成相當大的負擔。

「你還沒有—贏得他。而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你不但愚蠢至極,還十分頑固,」獸人低聲吼道。「那場戰鬥我早就贏了。」

男人聽著兩人的對話,他的雙手緊緊抓住了椅子的扶手。這個夢境在過去幾年中不斷重演;他已經對此覺得厭倦而非有趣。「我對這樣的爭鬥已經厭煩了。我們這次就做個了斷吧。」

獸人斜睨了男孩一眼,那個骷髏頭的臉上露出了可憎的笑容。男孩又開始咳嗽,但沒有從獸人的注視下退縮。他緩慢而不失尊嚴地坐直身體,混濁的雙眼從獸人移到男人身上。

「是的,」獸人說道,「這一點意義都沒有。甦醒的時刻就要來臨。甦醒,並再一次地來到這個世界。」他轉向男人,眼中射出狂熱的光芒。「再次走向你選擇的那條路。」

骷髏頭似乎從他的臉上脫落,像是另一個自主的個體般漂浮在它的上方,而整個房間隨著它的行動而開始變化。之前還是普通木製雕刻的龍型火炬台起了波動並產生波紋,似乎被注入了生命,它們嘴裡的火炬閃爍著光芒,在搖頭的時候投射出怪誕而跳動的陰影。外頭的狂風嘶吼著,而前往大廳的門被撞了開來。雪花繞著三個身影打轉。男人張開雙臂,讓冷風像斗蓬一樣圍繞著他。獸人笑了起來,漂浮在他臉上的骷髏頭也發出了它自己躁鬱而轟然作響的笑聲。

「我會讓你看到你的宿命是屬於我的,而你只能透過消滅他才能體會什麼是真正的力量。」

虛弱而纖細的男孩已經被酷寒的狂風從椅子上掀離。他顫抖著撐起身體,短促的呼吸著,努力地爬回他的椅子上。他向男人投去一個眼神—包含希望、恐懼、還有古怪的決心。

「還沒全盤皆輸呢」他低語道。而為了某種原因,在獸人和骷髏頭的笑聲中,在狂風的尖嘯聲中,男人聽到了他說的話。

[ 最上方 ]
Bashiok: 這次 Blizzcast 的特別片段就到此結束了。感謝你為我們朗讀,Chris,也感謝所有收聽的朋友。記得4月21日在書店買一本「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我們下次再見! 這次 Blizzcast 的特別片段就到此結束了。感謝你為我們朗讀,Chris,也感謝所有收聽的朋友。記得4月21日在書店買一本「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我們下次再見!
[ 10:25 ]